您好,欢迎访问上海翔豪保温材料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资讯 产品知识 产品中心 技术常识 热销产品 留言咨询 人才招聘
当前位置:主页 > 技术常识 >

技术常识

豪亨博开户网址全心全意做好每件产品,您的满意就是对我们最大的认可

豪亨博开户网址:总理为啥再次大谈了读书阅读的重要性必要性与乐

时间:2017-08-09 15:53

 
  
  现在的中央工作报告、政府工作报告,每每有惊人之句、华丽之语、时髦之词
 
,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不下十几二十之多。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我记住了
 
“建设书香社会”,而且李克强又在答记者问时大谈特。看来,这回不是假的。果如此,真是读书人之福音、之福气、之
 
福祉!
  
  现在阅读应该是很方便的了,网上一搜,什么都有。可我觉得,还是手捧卷书
 
,逐字、逐句、逐页通读,有无香茶品茗,有无香烟提神,都是快事一桩。一书在
 
手,想怎么看就怎么看,坐着,立着,躺着,都行,怎么舒服怎么来。
  
  我们上学那个年代,从小学到中学,正是文革十年,一切文学文艺作品都是禁
 
书,公开场合是见不到的,买不到的,也没经济条件买,想看都是借,或交换。那
 
时居家还没有电灯,条件好一点的,是罩子灯,差一点的是煤油灯。放学后没有什
 
么作业的,就是疯玩或看书。我一年级看的是娃娃书《林海雪原》,二年级小说《
 
智取华山》,三年级《苦菜花》,《林海雪原》,四五年级看《聊斋志异》、《三
 
言二拍》、《今古奇观》,那时已看懂了书中的爱情描写或情爱情节,有了点想象
 
空间,开始觉得爱情的美好、圣洁、神往。六年级与初中,主要看了《石头记》,
 
《水浒》,《三国演义》,《说岳》,《三侠五义》,《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儒林外史》,等。外国的,主要是苏联的,看高尔基的三部曲,使我明白社会也
 
是大学,可以锻炼人培养人。看《钢铁是怎样练成的》,我至今反复背诵开篇名言
 
“当一个人回首往事……”,而且准备写博文《才艺是怎样练成的》,开头也是这
 
样起篇的。看《克利斯朵夫》,我一直想像克利斯朵夫那样为音乐、为人生奋斗、
 
拼搏,等。高中时,看《大众电影》剧本版。我还按语文老师要求,写起了小剧本
 
,供班上排练。方才知道戏剧要有冲突,要有序幕、展开、高潮、落幕。下放两年
 
多,看了《论衡》,知道一点哲学道理,有空就看《天空奥秘》,真的像到了神秘
 
的浩瀚宇宙畅游了一番,反复读
  
  《中国象棋谱》(一二三册),按照谱路,掌握了开局、中局、残局的走法、
 
杀法,为日后成为全省行业冠军打下坚实基础。部队五年,看了音乐专著《基本乐
 
理》,《和声学》,《配器法》,指导我几十年来的编剧写作、键盘和声、小剧伴
 
奏。七九年学的五线谱,为现在的西洋乐器教学提供了便利条件。七十年代末八十
 
年代初,改革开放,开始看到欧美小说,还看到了手抄本《第二次握手》,“蝴蝶
 
”什么的(反特的,与李宗仁夫人郭德洁有关),《少女之心》,等,那时也算大
 
开眼界了。
  
  中学前,可以说把建国以来的小说几乎看完了,主要是看情节,看故事,哪管
 
什么主题、背景、意义。全不怕什么“大毒草”、“黄书”,去年听一个过去没有
 
联系的老同学提起,说一个什么刘校长还在年级政治课上,批判我资产阶级思想,
 
看了多少多少反动、黄色书籍,我都不记得了,经提醒,依稀有这么回事。青少年
 
时,没读多少诗文,只是高中时读了《白居易诗传》、《刘禹锡诗传》(都不厚)
 
,现在还保存在。
  
  八几年,参加了几门“汉语言文学”自修考试玩玩,开始大量阅读古典文学。
 
《氓》,让我沉浸其中个把星期,不能自拔,每天有一种说不出的伤感、难受。曹
 
操的《龟虽寿》,《观沧海》,让人平添一股英雄豪气。豪放作品,读来血脉喷张
 
,豪情万丈;婉约作品,读后也一派儿女情长,柔肠千结;边塞诗,把我拉回边疆
 
自卫反击战战场;田园诗,回想老家与下放时乡下风光。九几年,我通读了《历代
 
诗歌选》(四册),所谓的“深厚的古文功底”,得益于这几本书。我喜欢那种编
 
排,只有注释,不要什么译文,什么插画,很简洁明了,一切尽在意会中,随君想
 
象,本就是文学作品的鉴赏所在。现在的一些古典书籍,搞的花花绿绿的,我买了
 
不少,但看不进去,看后也印象不深。我先后增添了很多古诗文书籍,如《人一生
 
要读的古典诗词》,《全唐诗佳句类典》,《唐宋词辞典》,《豪放词》,《婉约
 
词》,《花间集》,《纳兰性德词》,《古典作品选》,等等,有的读完了,有的
 
只是侧重读读看看翻翻。
  
  我又敢说,我的一些藏书,很多人没有的,倒不是有什么了不起的书,而是另
 
类。如《世界名著》(连环画本),不是小人书类的,是十六开本吧,里面一页有
 
三四副画图;各类歌本,从文革的《战地新歌》,到八九十年代的的流行歌曲选集
 
,应有尽有,无一遗漏。更有甚者,还有一本从越南缴获的战利品——越文歌本。
  
  文学文艺类刊物,这些年可是订的不少,看的不少。什么《人民文学》,《十
 
月》,《当代》,《收获》,《诗刊》,《散文》,《花城》,《中国摄影》,《
 
人民音乐》,《音乐爱好者》,《中小学音乐教育》,有些是长期订户,有些是“
 
半途而废”。一些时尚休闲杂志,《知音》,《前卫》,《特别关注》,我是铁杆
 
老订户,读得津津有味。
  
  我十分喜爱现代诗歌,通读了《新诗鉴赏辞典》,《最美的诗歌》,《新中国
 
文学精品文库~诗歌卷》,还有每年一本的《中国诗歌精选》(现代诗,不押韵的
 
)。我还是偏爱适宜朗诵的传统韵诗,如《回延安》,《三门峡—梳妆台》,《乡
 
愁》,《甘蔗林—青纱帐》,等等。至今犹记得闻捷的长篇叙事诗《复仇的火焰》
 
,又是诗歌,又是小说,仅此一本。
  
  如果说我就是喜欢文学文艺类书籍刊物,也似乎以偏概全。我小学时就好喜欢
 
读《毛泽东选集》,当然,很大程度上当战斗故事看的,因为好多是指导战略战役
 
的电报,我又不是响应什么校方号召,当什么“学毛选积极分子”。下放时读了列
 
宁的《国家与革命》,《进一步,退两步》,还装模作样地读了几页《资本论》。
 
也认真读了《中共党史》,《科学社会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法
 
学概论》,《美学概论》,《形式逻辑》,等等。连我不相信的《圣经》,也读了
 
一半。如算上随便翻翻的,简直涵盖了各个方面、领域,但每每还是“书到用时方
 
恨少”。
  
  我本楚狂人,狂起来不是人。我喜爱的书,读起来可以彻夜不眠,读完为快。
 
曾一夜读完了小说《说唐》,《革命一家人》,《美学概论》,《文学概论》,等
 
。至于看书到半夜三更,临近鸡叫,那是家常便饭,经常发生之事。
  
  这多年来,新华书店、图书馆,是我最爱。有事没事,买不买书,我都会到书
 
店一逛,看看有什么新书;每次出差或外出,书店是必去之地,总要带回一本或几
 
本新书,从武汉购的书最多,《手风琴简易记谱演奏法》等音乐类,有当时还买不
 
到的《查泰莱夫人的情人》,九几年去南方,在深圳差点买了《金瓶梅》,因看印
 
刷不合格,没有成交(要价300元),在广州书店买了《国际象棋入门》,八九年在
 
黄石比赛,在市邮局书刊部买的《人体艺术摄影集》,那时还不怎么公开的,在荆
 
州书店买到了五线谱的二胡曲集,在宜昌书店买到了沈尹默的诗文字帖。在市图书
 
馆,看了好多稀奇报纸杂志,爱不释手,成瘾成癖。
  
  我的写作风格,轻松,搞笑,幽默,诙谐,另类,就得益于八二年——八四年
 
每日阅读《羊城晚报》形成的。现在的《十堰周刊》办的很不错,什么内容都有,
 
是我每篇必看的,很涨姿势。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